泪凉

本来以为羡羡生日和万圣节是同一天的,直到画完才知道原来万圣节是明天,不过还是决定用南瓜了(T▽T)
在下画风还在磨练中,鬼畜的地方请见谅!
最后祝羡羡生日快乐!!!❤

[生日大惊喜]羡羡生日快乐!(*๓´╰╯`๓)♡

·会有轻微ooc

·如有雷同告知必删


日上三竿,魏无羡这才迷迷糊糊醒来,不见蓝湛,于是换上衣服打着哈欠走出房门,一路上一个人都没见着,真是奇怪,平日这条路上总能见着一两个门生的。

把蓝湛会去的地方都寻了一遍也是空无一人 ,这可让向来聪敏的老祖有些迷茫了,难道一夜之间全消失了?怎么会呢?难道蓝湛外出办事了?那也不会带上整个姑苏的人吧!?更何况他也没告知过自己。

抱着兔子躺在草地上,魏无羡揉着兔毛看着天发呆 ,突然手臂被撞了一下,转过头发现是一只兔子,脖子上似乎还系着什么东西。

他起身抓起那只兔子,把脖子上的东西拆下 ,是张字条:姑苏大门

姑苏大门?这是让我过去吗?看着纸条,魏无羡沉思了一会儿,起身朝大门跑去。

不远处便看见那里站着个蓝色的身影,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:“蓝湛!” 魏无羡开心地扑了过去。

蓝湛稳稳地接住了扑到身上的人,揉了揉他的头发,浅色的眼睛似乎含着笑意:“抱好。”

“蓝湛,你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吗?怎么我一起来就发现你们姑苏的人一个都不见了?” 魏无羡依言牢牢抱紧了蓝湛的腰,抬着头问道。

“一会儿就知道了。” 蓝湛低头亲了一下他的额头,御剑离开了姑苏。

不一会儿,魏无羡低头震惊地看着自己熟悉的场景:“云梦莲花坞!”

“嗯。” 蓝湛抱着魏无羡平稳落地,收起剑,“把眼睛闭上。”

“好。” 似乎猜到是有什么惊喜的魏无羡乖乖握紧蓝湛的手,闭上了眼睛。

虽然看不见,但凭着他在莲花坞生活了那么多年,他也能在脑海里想象出他们现在在走什么路,到了什么地方。

“嘎吱” 门被推开的声音,随后蓝湛温柔的声音响起“睁开吧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不想把眼睛睁开,因为他们停下的地方正是江家的大堂。

内心挣扎了片刻,魏无羡慢慢地睁开了眼睛,眼前的景象让他觉得双眼热热的,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。

门内,江澄、金凌、蓝思追、蓝景仪、温宁还有许许多多的曾共经患难的世家子弟门生。

“魏无羡,懒虫吗你!?” 金凌没好气地哼了一声,“让我们等这么久。”

“魏前辈,听说今日是您的生辰,所以就召集了大家一起为您准备了这个惊喜。” 蓝思追笑吟吟道。

“哼,我可没帮忙准备,你的生辰谁要参加啊。” 江澄别过脸,耳朵有些红。

“魏前辈,生辰快乐!” 众人齐声道。

“谢、谢……”魏无羡难得的哽咽了起来,蓝湛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抚。

“可别说你要哭了啊,让我爹娘阿姐看见了多丢人。”江澄掐了掐魏无羡的脸,转头看了一眼高位上摆着的灵牌,“这样的日子,他们也应该到场。”

“嗯……”收起哽咽,魏无羡重扬起笑容。

夜晚,魏无羡同蓝湛坐在屋顶,天上的月亮半阴半明,屋内是热闹的欢乐,魏无羡转头看着蓝湛:“蓝湛,谢谢你,今天我很开心!”

“你开心就好。”蓝湛冷冷的脸似乎柔和了起来,嘴角一闪而过的上扬。

两人相视,不知是谁先靠近了谁,反应过来时唇已相触,甜蜜的气息四散……


[曦澄]论江宗主是如何被拐弯的(完结篇)
第一次写肉,不太好,将就着吃吧😂
因为之前发过一次被屏了,所以先放个比较清水的部分,想看后续小窗我_(:ᗤ」ㄥ)_

某一日,
蓝曦臣:“晚吟,我心悦你!❤”
江澄:“我知道了啦!先放开我!会被看见的!”
此时不远处的树丛后面……
魏无羡:“没想到原来大哥是这样的人!”
金凌:“舅舅就这么被拿下了!?”

啊哈哈哈,不知道在画什么,将就着看吧!昨天的魔道又把我虐到了,然后就又自行摸糖_(:ᗤ」ㄥ)_

「曦澄」论江宗主是怎么被拐弯的(三)

·前篇请于我首页翻找

·会有ooc出现


来到会场的江澄扶着额对刚刚自己的愚蠢而无奈,方才自己明明可以甩开就走的!不过他才不会承认当手被那只修长的手指握住时,感受到蓝曦臣的体温,自己就放弃了抵抗,就这么任他牵着自己过来的。

然而原本在会场里愉悦的人们见江澄出现,都皆是愣了还一会儿,随后慢慢回到位置上,原本热闹的氛围都冷了不少。

“江澄!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!”江澄回头,看见熟悉的玄色以及那张永远让他看了想“揍一顿”的笑脸。

为了蓝曦臣的生辰,外出办事的蓝忘机和魏无羡故而提前结束回来了,既然他回来了,那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这家伙让金凌去叫他的!

“是你吧!”江澄一把拽过魏无羡的衣领,咬牙切齿地低声道。

“江澄你啊,我还不是因为觉得你一个人待着很没意思,这才叫金凌用这法子去叫你,不过没想到原来你这么关心大哥啊!”魏无羡眨了眨眼睛,笑中满是调侃。

“……”江澄羞愤难当得一把推开魏无羡,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注意到他有些黑的脸色,蓝曦臣握了握手中有些握紧起来的手以示安抚,对着早已入席的众人微笑道:“今日是我生辰,江宗主因闭关迟来了,大家不必如此拘谨,今日就是普通的宴会。”


一直到宴会结束,前来祝贺的人走得差不多了,江澄也准备回去了,然而就在起身的那一刻,他就被拥入一个怀中,头顶传来蓝曦臣闷闷的声音:“晚吟!我想这样抱你很久了!”

江澄有些不知所措,挣扎了几下反而被抱的更紧:“蓝、蓝曦臣!你先放开我!有点难受……”

听到他这句话,蓝曦臣瞬间改拥抱为牵手,浅浅的眸子认真地看着他,突然大声道:“江晚吟!我心悦你!”

“啊?蓝曦臣,你怎么、怎么了?突然说、说这个!”听到如此宏亮的告白,江澄涨红了脸,条件反射要把手抽回来逃跑,无奈抵不过蓝家的手劲。

“晚吟,你看着我!你也心悦我的,对不对!”不满他想挣扎逃跑,蓝曦臣一手继续抓着他的手,另一只手轻抚在他脸上,慢慢低下了头。

唇上软软的触感瞬间让江澄的大脑当机,做不出任何反应……

(未完待续)


(≖‿≖)✧下周完结篇,应小伙伴的提议,下周开车哟!敬请期待

[曦澄]论江宗主是如何被拐弯的(二)

·前篇请于我的主页翻看

江澄拉着人走到药房,熟悉地翻到伤药,回头却见那人已自觉得将衣衫半退,露出伤口等着他涂药,他不自然地咳了一下,将药倒一点在手心,然后拍在伤口上。
“多谢江宗主帮忙涂药。”
“是我伤的你,理应我负责。”
“嗯……对于思追和金小宗主的事……”
“这绝不能!”一想到这,江澄的手不由得用了力。
“嘶……”蓝曦臣一时没忍住轻呼出声,眉头有些微皱。
听见声音,江澄这才反应过来,赶忙收手,却被拽住摁回伤口上:“那我换个问题,对于同性相互倾慕,江宗主怎么看?”
听到这个问题,江澄瞬间便想到了魏无羡和蓝湛,虽说他对于两人的这段感情没有好感,但心底里却莫名向往着有一人能如此对待自己,特别是在经历了家破人亡和孤身一人强撑多年后。
“……”目光瞟了一眼眼前温文尔雅的人,心咯噔一下,江澄瞬间沉下了脸,不可能!我怎么可能会喜欢男的?!
“晚吟,我……”蓝曦臣见他的表情有些不对劲,思索是不是自己问了不该问的。
“族内还有些事,我忘了处理,留宿之事便作罢吧,告辞。”将手抽回,江澄低着头快步离开。

“晚吟......”蓝曦臣还欲说什么,却已不见人影。


回到莲花坞后,江澄便将自己关在房间里,并且命令门生除非紧急事件外,任何人都不可打扰,也不见任何人,几日以来一直如此,直到……


“嘭!”一个酒瓶掉在地上碎了一地,喝了不知多少酒的江澄坐在一旁,脸色绯红,心里五味杂陈,这几日以来不处理族中事务就是为了让自己清醒,可是为什么反而日日夜夜那个人的脸都会出现在自己脑海里!

“金小宗主,宗主有令,除非紧急事件,不然谁也不能打扰他……”

“你快给我让开!我就是有大事和舅舅说!”

“舅舅!舅舅,你快出来!在不快点就来不及了!”

“金小宗主……”

醉酒的江澄听着门外的声音就感觉耳边仿佛有飞虫一般,不满得皱了皱眉,起身打开门:“吵什么吵,什么事,快说!”

“不好了,姑苏蓝氏……”

“姑苏蓝氏怎么了?”

金凌被江澄突然抓住肩膀的大力吓到一时竟说不出话了,而江澄见他不继续说,自个心里又着急得不行,啧了一声甩开金凌就御剑朝着姑苏蓝氏飞去。

飞到姑苏门口,却无人看守,一路走到内堂竟都不见人影,心里升起一股不安感:“蓝曦臣!”

“江宗主?”

听到这声音,江澄愣了愣,眼眶微红得回头,只见那人脸上带着微笑,似乎很是惊喜地站在自己身后几米外。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过去的,此刻江澄只知道在闻到熟悉的味道后,心里那块石头落下的轻松感。

他左右打量蓝曦臣,发现并没有受伤的痕迹:“姑苏蓝氏发生什么事了?金凌赶过来和我说什么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?还有为什么门口都没有人守着,我一路过来都没有看见人?到底怎么了?”

“啊,晚吟从几日就开始闭关,所以不知道,其实也没严重,就是今日是我生辰罢了,所以姑苏所有人都庆祝去了。”

“生辰……?”江澄的脑子因为紧张清醒了不少,现在才反应过来,刚刚自己太急,一听到姑苏蓝氏就以为是这家伙受伤什么的,都没等金凌说完就跑过来了,自己居然还傻乎乎的问,真是丢脸丢大发了!“生辰快乐!告辞!”

江澄羞愤得不行,转身就准备走,但是这次蓝曦臣迅速反应过来抓住了他的手:“江宗主既然来了,就一起吧?”

“……”

今天看完最新一集魔道祖师,十分心疼啊!回来的羡羡已经不再是之前的自由自在、无忧无虑的羡羡了......想摸个糖给自己都摸不出来了……

本来想画个受伤的蓝湛,不过好像画的怪了点哈......

设定师妹是厨房毁灭者_(:ᗤ」ㄥ)_


师妹:方应看,快来尝尝我为你特制的月饼!

方应看(看了一眼盘中飘着蜜汁气息的不明物体):你确定这是月饼?

师妹:我确定!为了你,我特地加了冬虫夏草、人参啊、豆腐啊……

方应看:……

(内心OS:以后决不能让她进后厨!!!)



画的不太好,凑合看吧_(:ᗤ」ㄥ)_

沉迷师兄的温柔无法自拔_(:ᗤ」ㄥ)_